【神荆】谗言

复相后的情势比王安石预想的还要糟糕些,他在愈发纵横交错的局势里越陷越深,外有政敌虎视眈眈,内有同党争权夺利,远有君子直言指斥,近有小人暗中挑拨,而这朝堂之大,竟是全然容不下他。官家的态度再不比当初热情似火,君王在一日复一日的乾纲独断里学会了稳重,叫自诩师友的臣子平添了几分疑虑,可奈何请辞的奏疏一封接一封地被驳回,又实实在在让人无所适从。

“砰!”一堆奏折被愤怒的官家推得七零八落,御案上只余下一点烛火闪闪烁烁。

“朕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介卿安下心来?”

阶下的御史中丞邓绾在黑暗处眯了眯眼睛,想起练亨甫昨日叮嘱他的话,暗骂了一声这计策怎恁的毒,却又忍不住张口对官家说道:“王安石复相,正忧谗畏讥之...

  2017-08-13 15 62
 

【曹荀】东临碣石

“奉孝,奉孝!”醉醺醺的曹操喊了两声,才在安静的不正常的宴会上意识到郭嘉的离去——倘使是以往,这位不治行检的谋士定然要乘醉高歌一曲的。

两行泪水还不曾留下,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掀帘而入,淡淡的香气似能消解醉意,曹操惊愕地站起,看了看这颓靡的宴会,没来由地一阵心虚。

来者的身影在曹操的眼眸里一点一点地放大,面上的风尘、眼角的黑框渐渐清晰,直到他站在不足一尺的距离里,抓起桌上曹操的酒杯,一仰头烈酒便浇入喉中。

“文若!”

面前的人依旧笑的叫人如沐春风:“司空不请我喝酒?”

“不行!”曹操一边说一边将人拉进屋中,矮小而宽厚的身躯抱住对面瘦弱的士人,荀彧愣怔了片刻,也弯下腰来与自己的主公拥抱,暖...

  2017-08-05 20 32
 

【司马光×程颐】折柳

飞舞的白幔,哀切的哭声,灵堂外的程颐心烦意乱,苏轼已经带着大批的官员呼啦啦地进去祭拜了,而他这位生前的密友却独自在门前进退两难。“伊川可谓鏖糟陂里叔孙通”,大才子讥讽的面庞再次浮现在眼前,他非是不能辩,可怎能在这里、在君实的灵前争论不休,搅扰的他死后都不得安宁。

深秋的风吹的越发猛烈了,摧折的柳枝随白幔飘飞,早不复春日生机,便似那人这一年的轨迹,忽然间踌躇满志,忽然间便灰飞灯灭,他对官家所有的小心谨慎,大抵不过是灵堂内那群对他阳奉阴违的人猖狂的资本罢了。

“四季轮回,方是天理,若是春日,汝自当欣欣以向荣。”

枯败的柳枝好似听懂了什么,对着面前的夫子弯了弯腰。

那一日的春光格外明媚,老师...

  2017-07-31 14 12
 

【荀唐】居人思客客思家

说是荀唐然而令君出现的太少啦……
私设唐夫人名字是唐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怎么到了年关,文若反倒闷闷不乐起来?”

荀彧闻声转过头去,正看见与几个孩子逗笑的曹操,心下更觉难受,闷闷道:“眼见到了年关,还只有彧孤身一人,也不知家中妻儿过得如何。”

曹操却是误解了荀彧的意思:“我军中还有些漂亮的女子,文若不妨……”

荀彧瞬间羞红了脸,连连推辞着:“这怎生行,明公快别说了。”

曹操乐的见平日云淡风轻的属下羞窘的模样,哈哈大笑着离去,仍不忘邀请对方来太守府上过年,也免得空房冷清,更添伤怀。

那厢唐夫人却未有如此清闲,荀家诗礼传家,虽则如今流离他乡,繁文缛节却总比别家...

  2017-07-27 7 24
 

【荆温】你的名字

“介甫既嫌那《说文》粗疏,不妨先替我解一解‘光’字如何?看看比起那街上的拆字先生谁更准些?”

王安石咽下一口消风散,看着对面明显在戏弄他的司马光,不由摇头晃脑了半晌,方才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光者,小人也,君子遇名中带光者,必受妨碍,慎之,慎之!”一语既出,连旁边素来严肃的包拯都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从哪里看出来光有小人的解释?”司马光一面笑,一面把茶直往对方身上泼,眼见王安石也不躲,看着他身上的茶渍,倒是司马光先后悔起来——看来明日又得把这位拉去拆洗一番了。

“这光字倒过来,下头可不是一个‘小’字?”

司马光听得哭笑不得,只好假作气愤,恨恨道:“往后你真去写这什么说文解字,肯定全是穿凿附会。...

  2017-07-26 18 57
 

200粉点梗

谢谢大家的不嫌弃,我一个没写过几篇文的智障居然有200粉了……

欢迎大家来点梗玩。三国的话,只会写令君中心(捂脸),曹荀,双荀,荀唐等等都行。你宋的话,子瞻,章喵,荆公,温公中心的cp应该都可以,或者仁神哲三朝其他的cp,我对你宋的cp向来是不挑的(×)

点cp或者点梗都好,支持点梗,脑洞已经不够用了2333

ps:不会开车,不会开车,不会开车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目前决定写的梗:
曹荀一起观沧海
荆公在屏风上写温公的名字
荀唐两地分离
司马光×刘恕
司马光和小橙子关于哲宗的教育问题
潞温耆英会
神荆变法

  2017-07-24 37 14
 

【曹荀】回首对床夜语(完)

强撑的自信终究是烟消云散,曹操一跃而起,颤抖着扶住荀彧:“等一等。”

荀彧惊愕地抬起头来,仿佛在看一个反复无常的疯子一般。

“将军这是在戏弄在下吗?”

曹操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,张口结舌地辩驳道:“不不……自然不是……文若你听我解释。”说完拉着一脸茫然的荀彧进了内室,拉过坐席讨好地笑着:“快坐下,我们说。”

荀彧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坐在曹操对席上,听他讲述着前尘往事,由旦至暮,他见他开怀大笑,见他神采飞扬,也见他伏案痛哭,而他只是望了望窗外的天色,悄然点亮了一盏油灯。

“将军为我讲了这么多,就不怕我告诉别人么?就不怕……我与你为敌么?”

“那文若会吗?”曹操的声音犹带哽咽,听来竟别有一种...

  2017-07-20 20 33
 

【曹荀】回首对床夜语(二)

观摩军务对闲不下来的荀彧来说可不止是玩笑话,第二日荀彧便去拿了军中的文书,坐在那里默默地看起来。等曹操转悠到营帐里去找他时,只余下一室空阔,连熟悉的香气都不曾有,倒叫曹操心里一空,生怕对方不辞而别,正待出帐去寻,恰巧碰到走过来的夏侯惇,急急拉住他道:“元让知道文若在哪里么?”

“正要来告诉孟德,他去看我们的文书了,孟德还是多防备着些,谁知道他是不是心系着别家的主公,故意来探听我们的消息。”

“他自然是心系着汉室……汉室天下,怎会与其他人暗通款曲?”曹操害牙疼般地说道。

夏侯惇却听的惊讶:“孟德素来疑人,这一次怎生如此高看那荀文若的道德人品?

“我倒希望他没有!”

等曹操看到荀彧时,对...

  2017-07-07 15 41
 

军师联盟一点吐槽

本打算令君领完便当就弃剧的,结果因为感动的停不下来,于是多看了两集,然后毅然决然地弃剧了……

前面那么多糟心事,其实忍一忍就过去了,但分手戏之后的急转直下,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死不瞑目。来人啊,快把令君的棺材板……

今天看到不少评论区还有貌似剧粉在撕这件事,所以说一说我作为一个令君粉,为什么不接受这他借死为曹丕做局设定吧。

首先,这个剧本就是拿给隔壁陆逊大约也是不能接受的,低劣地陷害,脑残的逻辑,我恐怕任何正人君子都会不齿,这不是令君参不参与争世子的问题,这是即使他参与,也不会做的事情。

其次,在有汉室的背景下,令君是不会掺和世子之争的。我们固然不能保证,在曹总不是奉天子而是偏安的...

  2017-07-02 13 69
 
 
|1
|2
|3
|4
|5
|6
|7
|8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洛水清波 | Powered by LOFTER